书名:芙蓉锦

第11章 夜夜相思更漏残明月 滴滴红泪寒烟织晓星(2)

高仲祺略略点点头,转身便往会客厅里去了,会客厅外站着几名侍从官,都是高仲祺手底下的亲信,见高仲祺一行人走过来,便拉开了会客室的门,高仲祺领着汤敬业等几名侍从官走进去,坐在里面的邯江帮万师爷已经站起来,拱拱手笑道:“参谋长,我这样从匆忙地前来,叨扰了。”

    高仲祺走到一张交椅上坐下,道:“说吧,又查到了什么?”

    万师爷便郑重其事地从袖筒里拿出一张照片来,双手捧到了高仲祺的面前,高仲祺接过相片,看了一眼,照片里的那个女人眉眼上竟是有些熟悉感,便道:“这是什么人?”

    万师爷便笑道:“高参谋长果真是个君子,想来平日里都是一心扑在公务上,竟连清平第一交际花都不认识,这位太太姓梅,在社交界里可是一等一的人物,无论是政界还是金融界都要卖她几分薄面,就连薛督军……”

    高仲祺心中一沉,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将照片扔到桌面上,淡淡道:“我知道她是谁了,她与我请你们查的人又有什么关系?!”

    万师爷道:“我们查清楚了,就是这位梅太太养着金士诚。”

    他那话才落,就听“啪”的一声,原来是高仲祺正在拿桌上的茶盏,竟一手把一碗茶碰翻了,茶水流了半个桌面,高仲祺把手收回来,他那手上还有些水珠,唇角露出一抹冷笑的弧度,就连眉宇间也透出尖锐的寒意,“万师爷,你若是查不出来,我不怪你,但你若是敢为了几个钱来诓骗我,我要了你的命!”

    万师爷万万没有想到高仲祺居然会发怒,忙辩解道:“咱们邯江帮还指望着参谋长照顾着给一口饭吃,我以项上人头担保,决不敢诓骗参谋长。”

    侍从官拿了手帕过来,高仲祺接过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水珠,又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地走到窗前,把目光投向窗外,淡淡道:“你告诉我,这样一个风月场上的奢靡人物,见惯了多少达官显贵,怎么会甘心去养金士诚那样一个一文不值的大烟鬼?”

    万师爷见高仲祺只是不信,便一五一十地道:“一开始我们也不信,但咱们邯江帮也算是清平的地头蛇,私底下那些个龌龊的事情咱们是再清楚不过了,金士诚如今不过是半个废人,参谋长您一句话,今儿晚上咱们就能提了金士诚的人头来见你,但咱们也知道,参谋长要的不是这个。”

    他罗罗嗦嗦地说了一大堆,没一句在正题上,看高仲祺脸上的神色已经是不善了,忙直截了当地道:“我们抓了梅太太手底下一个最得意的丫环,这会儿已经审问得清清楚楚了。”

    高仲祺却不发一言,那屋子里的气氛压抑的紧,汤敬业只是站在一旁把玩着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时不时地晃入万师爷的眼帘里,万师爷只觉得后脊背生寒,不得不补上一句,“我敢以项上人头担保,这事儿与梅太太脱不了干系!”

    他还是没说话。

    站在三楼往下看,整个阁老园都尽收眼底,古井旁种植的是两颗高大的金桂和结子的石榴,浓荫蔽天,白粉墙的一侧,三百年树龄的古木银杏依然繁茂,扇形的叶子密密麻麻的,甚至遮盖了墙上的槟榔眼。

    她就站在花园子里,拿着竹签子喂笼子里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鸟儿,玩得兴高采烈,他在这里远远地看着她,心却七上八下起来,好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地攥着,让他喘不过一口起气来。

    他突然觉得心底里莫名地升腾起了一股寒浸浸的凉意,一点点地渗透到了他的全身。

    就见暮色苍茫,一轮红日,早就沉到了远处一列平山下面去,又有归巢的鸟雀,扑扇着翅膀在半空中飞过,依稀传来两声寂寞的鸣叫,园子里开了电灯,把落在地上的石榴果照得清清楚楚。

    高仲祺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见贺兰坐在船厅的石桌前,很无聊地玩着两个石榴果,他走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她脸上露出了很寂寞的神情,然而站在船厅外的两名侍从官见他走过来,“啪”地一个敬礼,这声音反而惊动了她,她回过头来,看到了他,嘴角立即就扬了起来,露出很柔软欢快的笑容,清脆地喊道:“仲祺。”

    高仲祺觉得心里仿佛是过电一般,猛然一荡,柔软的几乎没有了跳动的力量,刹那间涌起一种深厚的怜惜来,她已经噔噔噔地跑过来,扬着头冲他笑道:“你不是说只离开一会儿么?谁让你去了一天,我等都等累了。”

    高仲祺笑道:“我这边事情太多,刚处理完,你吃晚饭了吗?”贺兰点点头,道:“我吃过了。”她略一偏头,又道:“我知道你忙,我想反正我就在这儿等你,等你回来了,一下子就找到我了,一点都不费工夫。”

    高仲祺便望着她笑一笑,低声道:“很好,很贤惠。”

    贺兰把脸一红,转过身去,伸手去扒拉自己刚才玩的那两个石榴果,高仲祺随手从身后的侍从官手里拿过一个精致的糖盒,放到贺兰的面前,微笑道:“专门从八埠口给你带回来的。”

    贺兰打开一看,那竟是一盒子麦芽麻糖,各种味道的都有,最多的当然是麦芽糯米麻糖,贺兰惊喜地“呀”了一声,道:“这样多,我可以吃很久了。”高仲祺笑道:“不要把牙齿都吃掉了。”

    贺兰不服气地道:“老婆婆才掉牙齿呢。”

    高仲祺笑道:“那我做老公公,跟着你白头到老,一生一世。”他那话音才落,嘴里就是一甜,原来是贺兰拿了一块麦芽糯米糖塞到了他的嘴里,她红着脸嗔道:“不许乱说话,都让人听见了,丢死人啦。”

    那几名侍从官早就识相地退到了船厅外面去,贺兰望着他笑道:“我今天听许副官说,你的枪法很好,是吗?”

    高仲祺走过来与她一起坐到石桌前,笑道:“你想干什么?”

    贺兰便扯了他的手臂,央求道:“你教我开枪,好不好?”高仲祺笑道:“女孩子家不用学这个。”贺兰见他如此说,便不服气地道:“谁说女孩子不能学,教一下又不会多难为你,这样小气。”

    她不高兴地把脸转向一边,高仲祺叫了她几声,她也嘟着嘴不说话,连糖也不吃了,高仲祺无奈地一笑,伸手将她转过去的面孔慢慢地转到自己面前来,含笑的目光直直地映到了她的眼瞳里,“教你也可以,总要有点拜师礼吧。”

    贺兰道:“你想要什么拜师礼?”

    高仲祺从烟盒里拿出一根香烟来,将香烟在烟盒的珐琅面上敲了敲,随手把洋火匣子扔到了贺兰的手边,笑道:“给我点根烟。”贺兰粲然一笑,讨价还价地道:“点一根烟,你就得让我打一枪。”高仲祺微笑道:“行。”

    贺兰便很开心地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火柴梗子来,在磷面上划燃了,高仲祺咬着香烟,凑过来就她手里的一点火光,贺兰却将手往旁边一扬,晃了他一下,嘴上还来了一句“哎呦。”他抬眸看她,她却调皮得意地笑起来了,眸子里闪烁的波光如星星点点的碎金。

    他笑道:“你不想学枪了?”贺兰笑逐颜开,清脆地道:“就是逗你一下嘛,谁让你把我丢在这里整整一天呢,这回扯平了,我再重新给你划一根。”她果然又划了一根,这回老老实实地送到了高仲祺的面前来,高仲祺微笑着望着她,忽然“噗”的一下把她手里的火苗吹灭了,贺兰一怔,却觉得腰身一紧,已被他抱住,他稍一用力,她不由的轻叫了一声,跌到他的怀里去了

    那电灯嗡嗡地点着,灯下围了些不知名的小虫子,船厅外面,许重智正在望着一朵芍药花的花心发呆,忽然听到船厅里传来高仲祺的笑声,道:“你跑什么,别摔了。”又有贺兰竭力压低的羞恼之声,“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要打人了。”

    许重智回过头来,就见两名站岗的侍卫正略偏了头,想要偷偷地往船厅里面瞧一瞧,立即道:“伸头拽脑的看什么看?!”那名侍卫忙就站直了,脸上露出讪讪之色来,许重智也就把头转过去了。

    就见一轮月亮缓缓地从秋云里显露出来,照耀着船厅里的花木,两个人的影子,并排映在青石板上,贺兰略侧了身子,双手平托着高仲祺的那一把柯尔特手枪,瞄着远处的一块突起的树皮,高仲祺站在她身后,开口说道:“要想打得准,标尺、准星必须和目标在一条直线上,手不要抖……”

    贺兰苦恼地道:“沉死了。”

    高仲祺走上来,一手把着她的右手臂,一手握住了她握枪的手,他那样的动作简直就是把她抱在了怀里,他低头靠在她的面颊边,就有一股女孩子的香甜气息缓缓地飘来,贺兰的手的确是不抖了,却更加不自在起来,见他半天不说话,只是保持这个姿势不动,贺兰觉得脸都开始发烧了,心扑通扑通地乱跳,小声道:“要瞄到什么时候?”

    高仲祺微微一笑,“瞄到我站累了为止。”

    贺兰曲起左手肘,用力地往后一撞,撞在他的胸口上,高仲祺咳了一声,笑道:“好狠的心。”他的手指忽然往扳机上一扣,“砰”的一声枪响,幸好贺兰有准备,只吓了一个哆嗦,而那树上的树皮早就不见了。

    那枪后座力很大,一枪打出去,贺兰便往后倒,高仲祺将她抱住,贺兰还在发怔,高仲祺已经把枪拿回来,关上保险,贺兰忙道:“你再让我看看。”高仲祺笑道:“枪有什么好玩的,小心走火。”

    贺兰只能走到石桌前坐下,拿出系在肋下的雪花绸手帕擦了擦手,忽然失声道:“呀,糟了,我今天少做了一件事情。”

    高仲祺道:“什么事儿?”

    贺兰道:“我答应过要送秦大哥几本小说看的,今天许副官一大早就把我接来,我倒把这个事情给忘在脑后了。”高仲祺摆弄着那把黑洞洞的手枪,脸上的神色已然变了,目光射到了远处影影幢幢的树木灌丛里去,淡淡笑道:“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秦大哥?”

    贺兰心中坦荡,倒没有察觉高仲祺的不悦,反而开心地笑道:“这位秦大哥你一定认识,是秦大帅的公子呢,倒没有一点公子习气,刚来我们学校里当算学老师,我和凤妮都觉得他很好。”

    高仲祺神色漠然,“是吗?你跟他认识了没有几天,居然发现他有这么多的好处。”

    贺兰说到这里,语气却忽然一顿,蔡老板那件事,贺兰还没有与高仲祺说,她潜意识里倒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倒给高仲祺添上许多麻烦,然而她这样的一个犹豫,却明明白白地被他看到眼里,那误会又深了一层,心里自然更是不高兴。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又是极淡的一笑,“想什么呢?说给我听听。”

    贺兰打定主意不说了,便把手帕又系回到扣子上去,朝着高仲祺摇摇头,道:“没想什么,我想回家了。”

    她这就是存心隐瞒了,他心里立时升腾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妒火来,这会儿反而微微一笑,目光投注在她的面孔上,仔细地端详着她,慢慢地道:“你再好好想一想,真没什么要对我说的么?可不要骗我。”

    贺兰摇头,甜甜笑道:“我怎么可能骗你。”

    “砰!”他忽然抬起手来,朝着远处黑幢幢的影子就是一枪,贺兰这回没有半点准备,被这一枪吓得叫了一声,船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高仲祺回过头来,就见许重智在月亮门那一边谨慎地往这里看,他眉头一皱,怒道:“给我滚远点!”许重智忙一缩头,立即消失不见了。

    那夜色一片苍茫,四下寂静,夜风把船厅里的草叶吹得东倒西歪,秋月上面笼着一层薄薄的云雾,所以连地上的月光,都是朦朦胧胧的,高仲祺的身影斜斜地铺在地上,恍若一片漆黑的墨。

    贺兰脸色发白地坐在那里,心惊胆战,“刚才还好好的,你干什么突然发脾气?谁惹你了?”高仲祺却慢慢地关上枪的保险,不动声色地道:“你给我说说,这段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

    贺兰怔道:“我没干什么。”

    他目光凝重地看着贺兰,那一双眼眸渐渐地冷起来,又加重了语气,冷冷道:“好,那我提醒提醒你,给一个男人找房子,送花,探病,两人携手并肩看戏?!”

    贺兰一听此话,心中先是一惊,没想到他居然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况且这一段时间他还不在清平,竟对于她的行踪了如指掌,知道的如此详细,继而又有一股怒火涌上来,望着高仲祺,怒道:“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高仲祺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半晌笑了一声,“我也想问问你,还有什么你做了我却不知道的?劳烦你给我说一说。”他说完这话却就把头转过去,依然做出望着船厅景色的样子来,等着贺兰说话,贺兰气就不打一处来,忽地道:“我做的事情当然多了去了,这幸亏你还不知道,你若是知道了,恐怕要气死了呢。”

    他立即看了她一眼,目光很是严厉,她却面无惧色,只是脸色越发的白,好似是冷冰冰的玉像一般,“我就是喜欢这样,你管不着我!”他知道她的脾气,这会儿将手枪放在抢套,枪套上的金属扣发出咔嗒的声响,眼眸里波澜不惊犹如一潭湖水,道:“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说了。”

    他那语气便仿佛是宽宏大量的恩典了,她的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用力地咬了咬糯米细牙,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倔强地道:“你这话里透的意思,还是在怀疑我么?”

    他实在忍不住,“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船厅里种了一大片竹子,这会儿已经是秋日的灰黄色,在夜风里发出簌簌的声响,龙吟细细,风尾森森,贺兰忽然将石桌上那一个糖盒拿起来,朝地上一摔,“哗啦”一声,盒子里的糖果散了一地。

    她转身就要出船厅,高仲祺一伸手便把她拉了回来,贺兰被他拽了一个趔趄,几乎跌倒到他的身上,她好容易站住了,眉眼越发的冷冰冰,清楚地问道:“怎么?高参谋长还要向我动手?”

    高仲祺道:“你不要使性子。”

    他的脸色难看极了,呼吸渐渐沉重,却还在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火气,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面孔,贺兰也毫不示弱地瞪着他,只是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眸里,渐渐地便升腾起了一片水雾,她忽地将头一转,眼泪就噼里啪啦地落下来,心口一阵阵难受,跺着脚道:“你太欺负人了,凭什么这样怀疑我?!”

    高仲祺看她掉了眼泪,便叹了口气,道:“你别哭,只要你以后不与秦承煜来往……”

    贺兰忽然转过头来,含着泪的目光直看到他的脸上去,哽咽着道:“你放手,我不要听你说话。”他到底还是没有松手,贺兰便来掰他的手指头,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落在了他的手背上,他望着她,目光平和,缓缓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满脸泪痕,一面抽噎一面道:“我要回家。”

    高仲祺沉默地看了她片刻,她那脸上的泪痕被灯光照得清楚极了,含着泪水的眼睛已经肿起来了,哭得一抽一抽的,他想起了自己才发出去的电报,心里陡然升腾起一种无法言喻的疼痛,简直不敢面对她此刻的泪颜,忽然松开她的手,逃避一般地转过身去,向着船厅外面道:“许重智,你进来。”

    天刚蒙蒙亮,天边露出一片蟹壳青色,地面上早就覆了一层薄薄的秋霜,天越发地冷起来,汤敬业走进敞厅,就见办公室半掩的门缝里依然透出淡淡的灯光来,正赶上许重智从侍从室里走出来,汤敬业就朝着办公室的方向递了个眼色,许重智忙道:“参谋长昨儿晚上都待在里面忙军务,好像一夜没睡。”

    汤敬业道:“我去看看。”

    许重智道:“你可小心着点,别挨了骂。”

    汤敬业奇道:“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

芙蓉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