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芙蓉锦

第17章 金缕豆蔻花繁烟艳深 红烛丁香暗结同心鸾(3)

下午高仲祺便带着贺兰去麒麟池玩,麒麟池是遥孤山的一处极有名的风景,环山抱水,因湖形犹如一只蹲卧的麒麟而得名,池水碧蓝无垠,周围又有几处温泉,这里入冬而不结冰,湖边还开着一簇一簇的小黄花,很是幽静自在。

    下午的山风依然有些大,随行的侍卫都远远地跟着他们,贺兰这回穿了一件素白的哔叽斗篷,风把那斗篷鼓起来,领子上出锋的毛时不时地拂过面颊,高仲祺领着她走了几步,微笑道:“冷不冷?”

    贺兰摇摇头,“倒走出点汗来,只是觉得有点冻手。”她戴着鹅黄色手套,手套上还有着小绒球一晃一晃地,“我总是手冷,又戴不住手套,老是粗心大意地丢掉一只,手上总生冻疮,后来还是姨妈想了一个办法,用毛线绳把我的两只手套绑起来,挂在脖子上,这样就丢不了了。”她想起来便扑嗤一笑,道:“幸好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不然现在再那样,可丢死人了。”

    高仲祺便将她的两只手拢在自己的手里,低下头往她的手心里呵了一口气,又搓了一搓,温柔地笑道:“以后手套丢了也没关系,我给你暖手,暖一辈子。”

    贺兰的眼眸里闪过快乐的笑意,轻声道:“这世上,只有你和我姨妈对我最好。”

    高仲祺的手微微一顿,那眼眸里的光芒无声地闪烁了一下,然而一瞬即逝,却低着头看着她的手,忽地笑道:“你这手……好像小鸭掌。”

    贺兰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在他的胸口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嗔道:“你的手才像鸭掌呢,不,是熊掌。”她转身便继续往池边走,高仲祺跟在她身边,没多久两人就走到了池边临空搭建的亭子里,贺兰坐在亭子的木椅子上,靠着雕花栏杆,手托着左腮往外看,就见那池水澄碧,还有些小落叶,在日光里乱飞,她这般游目骋怀,笑道:“这真好,我真想在这里看一辈子风景。”

    高仲祺就坐在她旁边,又帮她理了理哔叽领子,笑道:“你喜欢这,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怎么样?”

    贺兰开心地点点头,却又道:“不过这里,也有一点不好。”

    高仲祺道:“哪里不好?”

    贺兰便轻声道:“你不觉得这座山总会让人觉得孤零零的,一点都不热闹,岂不是和受罪一样,怪不得它叫摇孤山呢。”她微微地笑一笑,又道:“就像古人说的高处不胜寒,纵然拥有权势无限风光,然而身边却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了,那样的日子,我想一定是苦极了。”

    风吹着树林,沙沙地响起来,又有枯黄的叶子从他们两人眼前刮过去,高仲祺默不作声地站在她的身边,两人一起在亭子上看了半天的风景,贺兰忽地笑道:“呀,我忘了带手绢出来了。”她本想擦一擦自己的手心,高仲祺便笑道:“我这里倒有一条。”便将一条雪花锦手绢郑重地拿出来,手绢的边角上还绣着贺兰的名字,贺兰笑道:“这不就是我那一条,难得你还留着,快还给我。”

    高仲祺却又把手缩了回来,笑道:“这上面绣的两只鸭子倒是很好看。”

    贺兰斜了他一眼,却望着麒麟池,眼里含着笑,高仲祺望着她道:“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你给我指正一下。”贺兰摇摇头,那眼睛里的笑意却更是顽皮起来,道:“你让我说,我就偏偏不说,你这样聪明的人,会不知道那是什么。”

    高仲祺笑道:“好,总是你有道理。”便将那手绢递过来,贺兰回头笑盈盈地去接,谁料这样一递一接之间,两下一松,忽地起了一阵大风,竟将那手绢吹出亭子,贺兰“哎呀”一声,回头就见那手绢已经没了池水之中。

    她心中瞬间掠过一丝凉意,转头望了一眼高仲祺,却见高仲祺也是望着那麒麟池面发呆,脸上的神色,居然十分的不好看,贺兰便笑道:“不过是一条手绢,不算什么。”高仲祺便也笑了一笑,却道:“天晚了,我们回去吧。”

    他们回到别墅里天已经暗下来,四面都是苍茫的夜色,挽翠笑容满面地迎上来说餐室里已经摆上了晚餐了,贺兰便与高仲祺到餐室里随便吃了些东西,挽翠却走了进来,向着高仲祺道:“高少爷,许副官来了,正等在会客室里。”

    高仲祺道:“让他去我书房。”

    挽翠道:“是。”高仲祺放下筷子,一旁伺候的丫头端了香茶来漱口,高仲祺漱了口之后,才对贺兰道:“你慢慢吃,我去看一看。”贺兰点点头,他站起来转身走出餐厅,贺兰也放下了碗筷,挽翠又端了一份火腿冬瓜汤上来,看贺兰不吃了,便笑道:“贺兰小姐再喝点汤吧。”

    贺兰摇摇头,转身上了楼,她推开客室的门往里间走,走了几步却又停下来,回头拿了桌几上的茶壶和一个茶杯,全都拿到卧室的茶几上放好,又顺手过去把房门闩上,心想这回可是万无一失了。

    她回头才望见摆在朱漆格子上的“西子香荷”全开了,碗口大的团花,幽幽地散发着一室的清香,她顺手拉开了绵厚的窗帘,窗帘之下又是一层月白色的薄蝉翼纱,透过这层薄纱往外开,月亮都是朦胧的颜色,银白色的光辉直泻到地毯上,恍若窗上那薄薄的一层美丽的霜花……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她侧躺着床上,望着那地毯上薄霜般的月光,渐渐地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恍惚间耳边却传来轻轻的声响,仿佛是踏踏的马蹄声,她不知道自己置身何处,周围的一切忽地全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风从她的耳边呼呼地吹过,她不知道自己要被载到什么地方去,她害怕起来,心跳得飞快,慌乱地扯下蒙住眼睛的黑布,眼前的景象登时让她魂飞魄散,巨大的悬崖犹如漆黑的深雾,天旋地转地朝着她罩下来……她吓得大喊大叫,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想要回头跑,然而双腿却如生了根一般,动弹不得……

    她吓得在睡梦中哭着喊,“仲祺,救救我……”有人把她抱在怀里,一迭声地叫她的名字,“贺兰,贺兰,你醒醒。”她颤抖着睁开眼睛,眼前终于浮现出了他的面孔,周围还是霜一般的月光,那样好的月色,梦里的一切似乎都在刹那间远去了,她的身体还在发抖,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手足都是冰凉的,高仲祺轻声道:“你做噩梦了。”

    她心还怦怦直跳,过了好久才镇定下来,月光将高仲祺的面孔映照得分外清晰,那一双乌黑的眼眉英挺宛如两把锋利的小匕首,然而雪亮的双眸里却漾着很温存的笑意,那是让人目眩神迷的帅气,贺兰忽地明白过来,脱口道:“你怎么进来的?”

    他低声一笑:“门钥匙在客室里。”

    她竟是百密一疏,当下面颊滚烫,往一旁躲,他侧着身,已经伸手来解她的衣带扣子,她慌地去打他的手,他轻声道:“反正你都醒了。”贺兰急道:“我又睡着了。”昏暗中就听得他轻轻地笑出了声,手已经探到睡衣里面去,揽住她的腰,往自己怀里一收,人已经压了上来,贺兰四肢发软,心慌气促地“唔”了一声,他一低头便吻住了她的嘴唇,摸索着找到了她捏住床单的手,接着紧紧地扣在自己的手掌里。

    她的身体宛如一枝娇艳的菡萏,临水的花苞,在春风雨露中缓缓地摇曳,迨至菡萏成花时,芙蓉香馥满庭芳,宛如粉嫩的花瓣一朵朵地绽放在他的手心里,最是销魂蚀骨的柔情无限……

    天阴沉沉的,中午的时候下起了大雪,撕棉扯絮地覆盖了大地,贺兰抱着膝坐在落地窗前看雪,忽听到门响,回头却望见挽翠端着一个珐琅托盘走进来,笑着道:“贺兰小姐,喝点参汤暖暖身子。”

    贺兰道:“他上哪去了?”

    挽翠知道贺兰问的是高仲祺,便笑道:“少爷的事情,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真不知道,恐怕是有些军务要处理,我看少爷早上出去的时候就很匆忙的样子。”贺兰望着窗外的雪,低声道:“我要是再不回去,我姨妈一定要生气了。”她又转头看看挽翠,“你们这里有没有汽车,随便找个家丁开车送我下山。”

    挽翠忙道:“那可不行,别说这里没有汽车,就算是有,这样大的雪,怎么好开车下山呢,贺兰小姐不如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就说大雪封山……”贺兰知道挽翠这样的丫头,除非是高仲祺吩咐,否则对她说什么,她都是不会轻易去做的,便叹了口气,道:“你把参汤拿出去吧,我不喝。”

    她一想起家来,心里就是沉甸甸的难受,更是无比忐忑起来,心想只等着高仲祺回来,这一次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要下山的,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也不见他回来,贺兰晚饭也没有吃,莫名地坐立不安,直到八九点钟光景,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车声,又有雪亮的车灯从落地窗前晃了过去,贺兰心中一喜,她早就穿戴好了,忙又将衣架上的天鹅绒云肩取下来,一推开房门,果然就听到大厅里传来嘈杂的声音,她顺着楼上的走廊跑了几步,已经喊道:“仲祺,我不管了,我要回家去。”

    然而来的人不是高仲祺,竟是汤敬业与几名卫戍,贺兰那脸上的失落神情,就禁不住显露出来了,汤敬业站在楼下仰头看着贺兰,那眉骨上狰狞的疤痕被灯光照耀着,分外的清晰,他笑道:“参谋长与贺兰小姐果然是心有灵犀,我们正是奉了参谋长的命令,前来送贺兰小姐回去的。”

    贺兰立时笑逐颜开,松了一口气,道:“那太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她归心似箭,三步并作两步下楼来,挽翠知道汤敬业是高仲祺身边的第一要人,也就默默地退到了一旁,汤敬业领着贺兰出了别墅,外面听着好几辆汽车,他亲自送贺兰上了其中的一辆,又对开车的侍卫说了地址,这才走到后座的车窗外,向着贺兰笑道:“贺兰小姐,我还有事,不能亲自送你了,你一路走好。”

    贺兰点点头,笑道:“谢谢汤队长。”

    汤敬业背着手,淡淡一笑,道:“不客气。”

    他直起身来向着司机扬了扬手,司机便发动了车子,那汽车在别墅前面拐了个小弯,便冒着风雪下山了,就见朔风微啸,那雪越下越大,铺天盖地,犹如满天洒落的咸盐粒子,打在车玻璃上,簌簌有声。
上一章
返回

芙蓉锦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