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帮闲记

【017】引君入瓮

段十三起床洗漱一番,寻了件干净的长衫换好,出门时,果然看见一个干瘦的老头等在那里。《搜索看最快的免费小说》这老头他也是见过的,正是柳府的管家,仿佛是姓高。虽然只是个管家,但段十三却不肯失礼,微一拱手,客气了几句。高管家知道段十三的底细,不敢将他视为寻常的青楼老板,连道了几声不敢。随即又堆起谄媚的笑容,在段十三耳边低语几句。段十三听后,哈哈一笑,随即吩咐牛大春将天香阁的后门打开,他要在那里迎客。

    从段十三的小院到天香阁的后门颇有些路程,段十三领着高管家走了好一会儿才至后门。到了后门处,又等了盏茶的工夫,才见两顶小轿姗姗而来。两顶小轿俱是放下轿帘,四围遮的严实,轿后七八个黑衣大汉紧随而至。若有内行在这里便能瞧出,这些大汉的袖里、腰间鼓鼓囊囊,必有武器贴身暗藏。

    小轿刚一落地,段十三便迎了上去。打前的一顶轿子里走出来的却是柳冉柳大公子,这厮左脸还微微浮肿,隐约可见未消的两道指印。段十三瞧了,险些笑出声来,暗道这柳大公子也不容易,当初还真是下了狠手!

    柳冉见段十三的目光在自己脸上打转,也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两声。正想自嘲两句时,段十三却赶上来一把拉住他的手,诚恳道:“柳兄,都是做兄弟的不是,却叫你吃苦了。”

    柳冉尴尬更甚,悄悄的一指身后的小轿,又轻轻的摆了摆手。这意思便是说王公公就在轿内,现在可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段十三哈哈一笑,走到轿前,躬身道:“公公大驾光临,晚生已恭候多时。公公,这后门处甚是清净,闲杂人等我早已让人赶走,还请公公移步下轿。”

    王森坐在轿内迟迟不肯出来,倒也不是故意矜持。这天香阁毕竟是风月之地,他一个宦官终究是不好大摇大摆的出入,须得避人耳目才是。再说,他此来的目的便是为了拉拢段十三,若摆出一付居高临下的架势,先前的下的功夫不免白费,却又是何苦来哉?

    王森尖着嗓子哈哈一笑,从轿中走出,道:“十三呐,不是咱家托大,实在是身不由己啊。咱家这身份……嘿嘿,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

    段十三微微一笑,却道:“且恕十三放肆,您既然已经下轿,十三的眼中便再没有什么王公公,有的只是王兄而已!便如当初我杨大哥在这里一般,我却不认得什么司使大人,认得只是兄长。['小说`]”

    换在别的地方,段十三这一番话可谓放肆之极,但此时说来,却恰好是说进了王森的心坎。他王公公折节下交,为的不就拉关系吗?可巧,遇上一个厚脸皮的,倒省了自己许多事……但是他却不知,段十三的脸皮固然厚极,可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理的功夫也不是吹的。这一番话说来,看似简单,可其间火候掌握的是恰到好处,神色真诚,语句流畅,当真是一点也不做作。这样的功夫,又岂是寻常人轻易就能掌握的?当然了,段十三绝不认为自己脸皮厚,换句现代语来说,这叫心理素质和公关能力!

    王森眉开眼笑道:“十三果然是玲珑人,难怪杨大人对你青眼有加……呵呵,若论年纪,你这一声兄长我也是受得。既如此,那咱家也就不客气了。”

    后门处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寒暄几句后,段十三侧身相让,请王森进院。他稍稍落后一步,跟在王森旁边,边走边介绍天香阁内的风景。此时还是清晨,院子里的姑娘们折腾了一夜,正是浓睡未醒。整座天香阁里空空荡荡,只有几个下人四处打扫着。好在这天香阁里风景不错,面积又大,完全就是一座林园。清晨时分,鸟鸣花香,空气又清新,王森随着段十三往里行,说些风月,倒也有些趣味。

    柳冉紧紧跟在两人身后,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王森也懒得理他。段十三身为东道,须得左右兼顾,人家好歹也是知府公子,不可慢待。当下回头闲扯了几句,指点了几处的风景介绍给柳冉。他却是忘了,柳大公子也是这里的常客,真的论起这院子里的风景,却比他这个西贝货要熟悉的多!

    段十三笑道:“对了,柳兄,怎么不见伯父啊?莫非是公事繁忙,抽不出空来吗……”这话刚一出口,心中便后悔不迭。暗恼自己说话不经大脑考虑,如此混账话居然顺嘴就溜了出来。

    没错,在炎朝这时代,嫖妓虽然说不上是风雅之事,但也谈不上有伤风化。所谓男人嫖妓,天经地义,说的就是这个理儿。但有道是双赌单嫖,那些想找红人一度春宵的客人多半是单独行动,极少有成双成对的。一般的朋友尚且如此,更遑论柳东陵和柳冉还是父子关系了!

    这算什么,父子同嫖吗?段十三心里虽然后悔,但顺着路子想下去时,却又忍不住窃笑。果若如此,倘这父子二人嫖了同一个红人,这辈分又该怎么算呢?从此不再父子相称,改做连襟了吗?哈哈……

    他这边心中腹诽,一旁的柳冉却是满脸通红。偏巧旁边还有个不省事的东西,那王森从没有将柳东陵放在眼里,此时也来打趣,嘿嘿笑道:“是啊,贤侄,你此时不如回转,将柳大人也请了来吧……”

    他这话自然是说笑,但柳冉却不敢当笑话听。回去自然是不肯的,但又不敢不应,当下唯唯诺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豆大的汗珠唰唰的从脸上沁出。王森看了更觉有趣,尖了嗓子‘咯咯’的笑得越发开心,却是将远处的几只鸟儿惊走。

    段十三将二人引至水月轩,轩内早置好香茶、水果待客。他又吩咐小厮将几个黑衣大汉和高管家领到偏厅喝茶,无奈这些黑衣大汉执意不肯,最后到底是留下两个在轩外听候吩咐。

    几人坐下后,扯的无非是些风月之事。毕竟他们身份悬殊,少了许多话题,能说的也唯有风月。好在段十三一张巧嘴,连杨清风那样的特务头子都忽悠过,王森这阉鸟更是不在话下。不过盏茶功夫,王森便被他忽悠的一脸傻笑……

    转眼一个时辰过去,王森这才想起今日来天香阁的主要目的,当下清了清嗓子,道:“十三啊,算起来,咱家与你杨大哥怕不有半年没见了。我和他虽然同朝为官,但咱家在内廷,他在监察院。且他又常年不在帝都,四处奔忙,想见一面还真是很难啊。咱家刚才听你说,他前不久来过月州,过段时日可能还要回转。这却巧了,咱家在月州也要待一段时日,他若是转来,你莫要忘了知会咱家一声。”

    在柳府时,王森就唱了一出前倨后恭的大戏,通过张绣的分析,段十三已然清楚这阉鸟的意图。此一番话娓娓说来,不过是想通过自己给杨清风递信示好罢了。当下毫不犹豫,一口应下。

    王森见段十三应的爽快,便不欲多待。这里毕竟是风月之地,他一个宦官不好多留,传出去倒让人笑话。这也是他为什么大清早来这天香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他喝了一个多时辰的香茶,腹内已有些鼓胀,急欲方便。可他是一个阉人,胯下少了一个物件,这‘方便’起来甚是繁琐。且他这样的人,最是敏感,从不肯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要去如厕。生怕人想起他那‘不方便’的地方。

    又闲聊了几句,王森便露出要走的意思。

    这便要走了吗?可没那么容易,十三爷还指着你做一回007呢!段十三心中阴笑,却是摆出一付殷勤的模样,执意要留王森吃了午饭再走。自然,这午宴不过是个引子,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将王森诓到早就准备好的花船之上。不过他也知道,王森如果真被张绣抓了去,事后自己总是有些嫌疑。所以这事须得行的自然,不可刻意殷勤,最好是让这阉鸟自己上钩!

    段十三早已算定王森不会留下,因为最多再过半个时辰,便到了天香阁上客的时间。这阉鸟顾忌自己的身份,那是万万不肯留下的。果然,王森借口还有公事要办,婉言回绝了他的宴请。段十三装出一付失望的样子,大叫遗憾。又假意虚言了几句,这才起身将王森送到了轩外。

    轩外依旧冷清,少见人影。三人刚出了门,一旁的小径却匆匆行来一个女子。这女子体态风流,满脸媚色,人未至,一阵香风已是扑鼻而来。段十三瞧见这女子,心中微微一笑,却是故意皱起了眉头,道:“幽月,如何这般莽撞,没见我这里有客人吗?”

    这叫幽月的女子正是红姨昨日请来的姑娘,此时前来,虽是段十三事先故意安排,她自己却也不知情。这时见了段十三,却是笑嘻嘻的道:“哟,十三爷,奴家跑的一身儿的汗,您不仅不怜香惜玉,反倒是怨上了奴家,真是好没良心呢。”

    段十三不怜香惜玉,旁边却有个怜香惜玉的,王森笑眯眯的瞧着幽月,道:“十三啊,你瞧人家跑的辛苦,可莫要再怪了。瞧这可怜劲儿,咱家都心疼了……”

    段十三假意笑了几声,问幽月道:“究竟何事寻我?”

    幽月卖弄风情惯了,丢了个媚眼给王森,将他电的半身酥麻后,这才说出是红姨让她来的。至于是什么事情嘛……她微微一顿,脸上忽然露出些暧昧之色,却是凑到段十三的耳边开始悄声低语。

    段十三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一付既惊且喜的样子。他的演技着实不错,脸上眉飞色舞,神色当真是精彩之极。且双手也不停的搓着,做出跃跃欲试的模样。过了一会儿,仿佛是听到了妙处,嘿嘿笑了几声,用力在幽月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眼眸中满是说不出的淫亵。

    如此一来,王森却是被他勾起了好奇心,一旁笑问道:“十三,如何这般模样,莫不是天上掉下银子了吗?”

    段十三嘿嘿一笑道:“王兄,实不相瞒,我这事儿倒比天上掉银子来的有趣!”

    ;
上一章
返回

帮闲记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