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第二六二章 逢战必败的阐教 三霄娘娘齐下山(求订阅支持。)

汜水关。

    很快又是无人知道的大商君主跟三仙岛琼霄娘娘一夜夫妻过去。

    西岐阵前芦篷席殿。

    一众的老杂毛则都是默坐了一夜,可惜已没有了原本的结绿悬花,姜子牙被哪吒一剑刺死刚救活,却也不好再麻烦结绿悬花。

    芦篷席殿前,一众奇形怪状的妖魔弟子自都只能站一夜,眼巴巴的等着,不然总不能没有人守芦篷席殿?

    而大商汜水关内。

    赵公明再借法宝金铰剪返回,首先便通知闻仲告诉那位陛下一声,明日大妹当会再下三仙岛,自己这位大舅兄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你那位陛下且做好准备吧,大妹智慧却不是那般好糊弄的,绕如此一个弯要请大妹下山,答案若不能让大妹满意,只怕三妹也无法帮你说话。

    结果赵公明也忍不住心中莫名幸灾乐祸一夜,同样不禁好奇微微期待,那位陛下究竟有何深意?难道汜水关有了自己还不够?为何非要再请大妹下山?

    昆仑山。

    玉虚宫内。

    元始淡淡的端坐蒲团。

    蒲团下首南极仙翁顶着个大肉头,老脸也不禁微微诡异。

    文殊广法天尊,竟然又死了第二次!幸好提前安排了人守那封神榜,让教下弟子文殊广法天尊道兄真灵上不了榜,而再一次被师尊莲花化身复活。

    于是座前同样恭敬站着再次复活的文殊广法天尊。

    元始老脸面无表情,突然也不由淡淡道:“自那纣王进香以来,我教下此时已胜了几次?”

    胜了几次?

    南极仙翁大肉头下老脸不由就是一怔。

    文殊广法天尊也瞬间不由沉默,胜了几次?好像一次都没有胜过。

    结果玉虚宫内,也一下不由安静下来。

    然后一秒,两秒,三秒……

    终于眼看两人都不说,元始也不由淡淡直接问道:“南极仙翁,此时我教下已胜了几次?”

    南极仙翁恭敬一礼:“倒也胜了几场。”

    瞬间玉虚宫内再次诡异,胜了几场?哪一场胜了?竟完全被那左道之人戏耍玩弄于股掌,阐教十二金仙加燃灯道人,竟然一起在一个地方堵了一个月时间。

    元始再次淡淡道:“当初炎黄之战,黄帝亦是胜少败多,这前边却都不重要。文殊广法天尊你可再往那汜水关,过后我亦会亲下山。”

    圣人亲下山相助武王伐纣?这一次总不可能再败在那大商截教的手上。

    文殊广法天尊也恭敬的退出玉虚宫。

    同时两个老货也都不由心念电转,当初炎黄之战那黄帝是胜少败多吗?分明是九战九败,百战百败,从来就没有胜过,无论兵战独战,就只有最后一场胜了。

    但紧接文殊广法天尊退出,元始却又淡淡道:“且让那陆压进来吧。”

    ……

    汜水关。

    转眼最后一夜的夫妻,虽然并非是真正的最后,但至少眼下琼霄娘娘既不想明面承认,两人也只能暂时分开了,暂时再没有机会在一起。

    于是无人知道大名鼎鼎三仙岛琼霄娘娘成了大商君主的妃子。

    更无人知道两人已在汜水关做了几日的夫妻。

    琼霄娘娘一早便直接无声无息的离开。

    帝辛也忍不住神清气爽,却知道接下来就该第一次面对那阴险卑鄙狠辣无情的圣人老子元始两个老杂毛了。

    结果琼霄娘娘刚一走,袁洪便立刻将赵公明消息送上。

    那位云霄娘娘要往朝歌见自己?

    帝辛也不禁一怔,直接道:“走吧,刚好朕也回朝歌一趟,朕跟琼霄娘娘关系你莫要往外说。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那位琼霄娘娘怕也会去司天台之处,你且安排一下不要让人打扰。”

    袁洪立刻激动道:“是。”

    自知道陛下就只是随意的吩咐,却无须发誓保证什么绝不往外说,陛下如果不信任其袁洪,就不会所有事情都当着其袁洪面吩咐了。

    三仙岛。

    很快果然琼霄娘娘准时返回。

    三仙洞内。

    琼霄娘娘也不禁微解释道:“我在暗中看了几日,有大兄在那汜水关,却无须我出手。今日听说大兄丢了法宝,便立刻返回了。”

    云霄娘娘也点点头:“二妹可曾见到那位大商君主?”

    琼霄娘娘同样轻点一下头道:“却是一神出鬼没之人,大兄在汜水关几日,竟都不知道那位陛下也在汜水关,我也只是远观了一眼。”

    碧霄娘娘美眸也不禁思索一下道:“那位陛下一开始便别有用心为我三人写了如此圣旨,那阐教西岐给其定荒淫好色的罪名,莫不是贪图我三人美色而来?

    不若我三人且遮面前去,好叫那大商君主看不到我三人面目,以免叫他多想,更可避免叫他人误会。”

    琼霄娘娘第一个点头:“我虽看那位大商君主并不像一荒淫好色之人,但三妹所说也对,为避免叫那大商君主多想,我三人便以斗笠纱巾遮面前去罢。”

    终于云霄娘娘也不由轻点点头:“也好,刚好我也好奇,那我三人便先去那朝歌看看。”

    朝歌。

    帝辛一身便服,甚至都没有时间先去见见孔宣飞廉,但显然一现身朝歌,肯定千里眼顺风耳两个货便知道了,且如果有事的话也会直接报到汜水关。

    既然没有报上汜水关,便说明朝歌并没有任何事,眼下整个洪荒的注意力应该都在汜水关才对,都在等着汜水关大战的结果。

    但显然不去汜水关亲眼看到,却都无法想象汜水关大战的情景。

    整个阐教几乎所有的老杂毛齐聚汜水关,结果却仿佛神经病一般排班三步一击而出,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真正大战。

    而且仅只截教一个赵公明,便足以单挑整个阐教了,如果真用一场大战来决定胜负,那毫无疑问老子元始两个老阴比的天数算计已经败了。

    但显然真正阐教的实力,却是一众老货的虚伪阴险卑鄙无耻,我阐教下就只有那十几个老货弟子,你截教是谁敢动我元始仅有的十几个弟子试试?

    朝歌。

    帝辛一身便服,带着袁洪走在司天台附近,也不禁随意问道:“袁洪,你可能猜出那位云霄娘娘,会来朝歌的何处?”

    袁洪立刻神色一动,道:“陛下曾与那三霄娘娘一份圣旨,正常那三霄娘娘当都必然好奇陛下写的,最好奇的应该莫过这司天台,可当真订着那云中子的肉身?

    所以那云霄娘娘若来朝歌,当必来司天台看一眼。”

    帝辛也轻松点一下头道:“你现在可以出师了。行了,你先去汜水关等着,叫那赵公明先不要出阵,且等朕先见下那位云霄娘娘。”
上一章
返回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