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第四八六章 老子一气化三清 诛仙阵自己戏耍自己(求订阅支持。)

这元始天尊不是说自己轻易就可破诛仙阵吗?

    如果自己可以破诛仙阵,为何还要等一日?又是在等什么?

    原来不是其元始天尊破不了阵,而是其老货尊敬师长,不敢擅自破阵。

    紧接大脑门锃亮的老子又虚伪的前来,你就破了他的罢了,又何必等我?

    这下倒好,两人既然都能轻易般就能破阵,怎么就都没有动静了?

    眼下又在等什么?不会是等那西方无耻的两位教主吧?既然那西方两位圣人不来都不破阵,还装什么轻易就能破阵一般?

    那通天教主这次会眼睁睁看着?

    所以这一次,就是西岐阵前芦篷席殿上的一众老货道德之士弟子,也都忍不住好奇了,这一次的通天教主可比洪荒无数年都难缠,因为其背后却多了一个比自己众道兄都更阴险卑鄙无耻的秦云道人。

    这接下来,那通天教主不去诛仙阵内等着,又怎会善罢甘休?

    于是所有人目光,都是不由下意识望向诛仙阵前的通天教主,那通天教主要干什么?这次只怕不会眼睁睁看着老子、元始天尊既装得轻易就能破阵,又西方两位教主不来就不破阵吧?

    而通天教主同样洪荒无数年,都从未有过的心中大快,只觉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更知道那大师兄过后会怎么‘戏耍’自己。

    既然那元始天尊说的话,都跟那位陛下窥到的一字不差,这接下来老子的一气化三清,定也是会一样,自己要如何应对?

    而感觉到所有人目光望向自己的好奇期待,通天教主也不由下意识扭头,突然向着远远东方天际望去,淡淡开口道:“准提道友,你还不现身吗?

    你西方二人不现身,怕是两位道兄今日不敢破阵了。”

    终于西岐阵前结绿悬花的芦篷席殿上。

    银发披肩而下的元始天尊,继续淡淡不动声色。

    刚盘座下的老子则不由就是老脸微微一抽。

    明显被通天教主逼宫了,如果其老子现在不破阵,那就是西方两位教主不来都不敢破阵,还说的两人好像谁都能轻易破阵一般。

    同样瞬间。

    “唰!”

    汜水关所有人也都不由向着远远东方天际望去,难道那西方无耻的准提真来了?且还正躲在远远东方天际偷看?不然那通天教主怎么可能乱说。

    同样包括西岐阵前芦篷席殿上的一众老货。

    驴脸燃灯道人淡淡微抬老眼皮。

    广成子、赤精子、也都不禁老眼阴阴的向着远远东方天际望去。

    同样一身喇叭道服,而又眉心点一颗红痣,一只手捏个兰花指的清虚道德真君,大脑门锃亮的道行天尊、大脑门锃亮的玉鼎真人、大脑门锃亮的灵宝大法师。

    包括举着大羽扇的大肉头南极仙翁,同样大脑门锃亮的玄都大法师,一片的大脑门,都是不由微抬老眼向着远远东方天际望去。

    ‘难道那无耻的西方准提道人真来了?且还正在远远的东方天际看热闹,却又故意就是不现身?’

    同样天庭五方五帝、四大将军、卷帘大将、西岐土著、西昆仑陆压乌巢禅师、万寿山镇元子、血海冥河老祖,所有有名无名的洪荒散修练气士。

    并既然所有人都跟着通天教主向远远东方天际望去了,大商兵马阵中孔宣、飞廉、刑天、赵公明、多宝道人等人,干脆也都一起向着东方天际望去。

    瞬间。

    远远东方天际。

    即使没有人能够看到,准提还是直接再次气歪。

    火灵圣母也再次不禁轻声道:‘老师,要不我二人再换个位置?’

    准提忍不住鼻子气歪道:‘不换!我二人要是换了,那秦云道人定又能猜到,我就是不换,就不信这次他还能猜到。’

    汜水关四周天地一片寂静。

    所有人自都已知道,老子、元始天尊两个圣人老阴比联络了西方两位无耻的圣人一起,准备四位圣人联手围攻通天教主一人。

    偏偏两个老阴比还装得仿佛随意就能破阵一般。

    终于一瞬过去。

    通天教主也忍不住心念电转:‘此时那准提,不会又返回西方天际了吧?’

    于是紧接,却又扭头看向远远西方天际道:“准提道友当真今日不现身助两位道兄一臂之力?只怕你二人不相助两位道兄,两位道兄今日却又要等一日了。”

    远远东方天际。

    终于准提气歪的鼻子一下不由缓过来,老眼阴阴的,,道:‘我就说吧!我要是再换回去位置,就定能被其猜到,这通天教主,何时竟变得如此阴险卑鄙了?’

    一旁火灵圣母立刻不动声色上眼药道:‘老师且看这汜水关所有人,都在跟着通天老师的目光,老师如何能证明通天老师他猜错了?

    除非老师现在就现身,不然所有人便都以为通天老师清楚看到了老师你。’

    结果一句话。

    准提鼻子便又不由气歪了,一张獐头鼠目的脸都不由难看扭曲起来,忍不住脱口而出道:‘这通天教主!太无耻了,如此却是比我还无耻!’

    同时终于西岐阵前,本准备等一天的老子也不得不一叹,淡淡睁开老眼道:“这通天贤弟甚是无礼!我本欲给他一天时间;

    也罢!我便先去落一下他面皮,再给他一日时间撤去诛仙阵。”

    淡淡苍老的话音落下。

    终于就在汜水关万众瞩目下,老子不由起身坐板角青牛往诛仙阵而去。

    通天教主也不禁眸闪精光,就在诛仙阵前等着。

    瞬间汜水关所有人目光,也都一下再不由落在两人身上。

    ‘这老子、元始天尊既要联手西方两位圣人,四位圣人一起围攻通天教主,这老子也应该不是通天教主的对手吧?不然如此岂不是自落面皮?

    如果一人就可败那通天教主,又哪里还需要等稀饭两位圣人?’

    但知道四位圣人要一起围攻通天教主,眼下就只有老子一人单出对阵通天教主,还是让所有人忍不住期待。

    如果这老子不是那通天教主对手,那接下来被落面皮的岂不又是老子?

    同样西岐阵前芦篷席殿上,元始天尊也不由淡淡睁开老眼,自知道大师兄老子虽也不是那通天教主对手,但以大师兄的阴险卑鄙,却可以落那通天教主面皮。

    更尤其大师兄还有一个一气化三清的神通,就留着这诛仙阵时落那通天教主面皮呢,眼下却刚好可以一气化三清找个台阶,先戏耍那通天教主一下,等到那西方两位教主过来,四人再一起联手败那通天教主。

    那无耻的准提,不会真的已经来了,并远远看着就是故意不现身吧?还是这通天教主故意在离间?

    于是紧接。

    只见诛仙阵前。

    通天教主便也淡淡一礼道:“道兄请了。”
上一章
返回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书页 首页

网站所有小说均来自于会员上传,如有侵权请联系。